<code id="erjgg"><small id="erjgg"><optgroup id="erjgg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    <big id="erjgg"><em id="erjgg"></em></big>
  1. <object id="erjgg"><nobr id="erjgg"><sub id="erjgg"></sub></nobr></object>
    <strike id="erjgg"></strike>
    <code id="erjgg"></code><code id="erjgg"></code>

    <big id="erjgg"><em id="erjgg"></em></big>
  2. <big id="erjgg"><em id="erjgg"><kbd id="erjgg"></kbd></em></big>
    嵩山少林寺武僧團培訓基地教育集團
    首頁 集團簡介 總教頭簡介 武術交流 文武教學 校園文化 招生事宜 聯系我們
    站點首頁聯系我們 英文版
    禪
    禪宗概述
    禪武合一
    法音宣流
    寺院方丈介紹
    寺院介紹
    祖庭
    禪宗概述簡介

    禪宗是印度佛教傳入中國后與中國文化充分融合的結晶,由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祖師初創,經二祖慧可,三祖僧璨、四祖道信、五祖弘忍、六祖慧能等大力弘揚,終于一花五葉,盛開秘苑,成為中國佛教最大宗門。禪宗所傳習的不是古來傳習的次第禪,而是“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,不立文字,教外別傳”的頓修頓悟的祖師禪,它講究在現實的日常生活中修行,實現學佛的目標。

    達摩祖師傳之一
    初祖菩提害摩大師,南印度國香至王的第三個兒子。種姓剎帝利,本名菩提多羅,后來逢上西天第二十七祖師般若多羅到此國來,受到國王供養。般若多羅知道菩提多羅前世因緣,便叫他同兩個哥哥辯析其父親施舍的寶珠,以試探他,讓他闡發心性的精髓。然后對他說:“你對于各種法道,已經博通。達摩就是博通的意思,你應該叫達摩!庇谑撬奶柦衅刑徇_摩。他問師父:“我得了佛法以后,該往哪一國去作佛事呢?聽您的指示!睅煾刚f:“你雖然得了佛法,但是不可以遠游,暫時住在印度。等我寂滅六十七年以后,你就到震旦(即中國)去。廣傳佛教妙法,接上這里的根。切莫急著去,那會讓教派在震旦衰微的!边_摩又問:“東方有能夠承接佛法的大器嗎?千年以后,教派會有什么災難嗎?”師父說:“你所要推行教化的地方,獲得佛法智慧的人不計其數。我寂滅六十多年以后,那個國家會發生一場災難。水中的花布,自己好好鋪降。你去了那里,不要在南方居住。那里只崇尚功業作為,看不見佛家道理。你就是到了南方,也不要久留。聽我的偈語:‘跋山涉水又逢羊,獨自急急暗渡江?蓯蹡|土雙象馬,二珠嫩桂久昌昌!边_摩又問:“這以后,又有什么事?”師父說:“此后一百五十年,會發生一場小災難。聽我的讖語:‘心中雖吉外頭兇,川下僧房名不中。為遇獨龍生武子,忽逢小鼠寂無窮!边_摩又問:“這以后又怎么樣?”師父說:“二百二十年以后,會見到林子里有一個人證得了道果。聽我的讖語:‘震旦雖廣別無路,要借兒孫腳下行。金雞解御一粒粟,供養十方羅漢僧!卑闳舳嗔_又把各段偈頌演說了一遍,內容都是預言佛教的發展,教派的興衰(詳見《寶林傳》和《圣胄集》)。達摩恭承教義,在師父身邊服役將近四十年,從來沒有懈怠。等到師父圓寂之后,他便在本國演說佛道,教化人民。   當時有兩位佛教大師,一位叫佛大先,一位叫佛大勝多。二人本同達摩一塊兒學習佛陀跋陀小乘禪觀。佛大先遇上般若多羅尊者后,舍小乘而修大乘,和尊者共同化導人民,當時號稱“二甘露門”。而佛大勝多卻把他的徒眾又分為六宗:第一有相宗,第二無相宗,第三定慧宗,第四戒行宗,第五無得宗,第六寂靜宗。各宗囿于己見,自圖發展,支系茂密,弟子眾多。達摩嘆道:“一位老師已經陷入不同的佛教支派了,何況還要枝葉茂盛地分為六宗?我要是不除掉這多余的派系,他們就會永遠被邪見所糾纏!闭f罷,小施法力,來到有相宗的寺廟,問:“一切法為什么都叫做實相?”僧眾中有一位叫薩婆羅的尊長回答:“各種相互不交錯,就叫實相!边_摩說:“如果各種相互不交錯就叫實相,該怎么定呢?”對方說:“各種相其實沒有定。如果有定,怎么叫做實呢?”達摩說:“各種相不定,便叫實相。你今天說不定,是怎么得來的呢?”對方說:“我說不定,不是說各種相;如果說各種相,意思也是這樣!边_摩說:“你說不定應該是實相,定其實就是不定,也就不是實相了”對方說:“定既然是不定,就不是實相。如同知道我不是我,不定也就是不變!边_摩說:“你說不變,怎么叫實相?已經變了遷流了,意義也還是這樣!睂Ψ秸f:“不變就應當在,在就是不在。所以變了實相,以定它的意義!边_摩說:“實相是不變的,變了就不是實相。就有無來看,什么叫實相?”薩婆羅心里明白圣師理解深遠,便用手指著虛空說:“這是世間的有相,也能看作虛空。就我這身體看,能像這樣嗎?”達摩說:“若是理解實相,就會看見無相。若是理解無相,也就理解萬物都是假有。而對萬物的認識,又不失其假有的形體,對無相的認識,不妨礙有相的感受。如果能這樣理解就叫做實相!鄙妭兯,豁然開朗,欽佩地向他行禮,十分信服他。達摩一下子從這里消失了,又來到無相宗的寺廟,問:“你們說無相,怎么證明它?”僧眾中有一個叫波羅提的回答:“我辨明無相,就是心里不顯現對象的形象!边_摩說:“你心里不顯現,如何知道它?”對方說:“我辨明無相,就是心里對對象不加取舍。如對著陽光,也就當沒有對著!边_摩說:“對于各種有無現象,心里不加取舍。又,對著光明當沒有對著,光明也就沒有!睂Ψ秸f:“在禪定狀態中,尚且沒有什么感悟,何況還想知道無相呢!”達摩說:“相是什么都不知道,還說什么有無?感悟都沒有,怎么能叫禪定?”對方說:“我說不證,是證無所證。不是禪定,我就說是禪定!边_摩說:“不是禪定,怎么又叫禪定?你說不證,這不是證什么是證?”波羅提聽了佛祖的辨析,悟到了本心,拜謝佛祖,懺悔以前的錯誤。達摩預言道:“你不久將證得道果。這個國家有魔鬼,不久就會被你降服的!闭f完,忽然就不見了,又來到定慧宗的寺廟,問:“你們所學的定慧,是一還是二?”僧眾中有個叫婆蘭陀的人回答:“我們這個定慧,不是一也不是二!边_摩說:“既然不是一也不是二,為什么叫定慧?”對方說:“既在定中又是非定。既在慧中,又是非慧。一就是非一,二也是不二!边_摩說:“當一不一,當二不二。這不是定慧,怎么說是定慧?”對方說:“不一不二,定慧知道。非定非慧,定慧也知道!边_摩說:“慧不是定,怎么知道呢?不一不二,誰是定,誰是慧?”婆蘭提聽了,疑心渙然冰釋。達摩又來到第四處戒行宗的寺廟,問:“什么叫戒?什么叫行?這戒行是一還是二?”僧眾中有一個賢人回答:“一二二一,都是那因緣所生,依法教行事,內心不染,就叫戒行!边_摩說:“你說依法教行事,就是有染。一二都破了,還說什么依法教。你這兩種說法矛盾,不能訴諸行動。內外都不明確,如何叫做戒?”對方說:“我有內我外我,完全知彼知己。得到了通達,就是戒行。如果說矛盾,就是全是全非。說到清凈,就是戒,就是行!边_摩說:“全是全非,還說什么清凈?既然得到通達,又哪有內外之分?”賢人聽了,自覺慚愧,信服了佛祖。達摩又來到無得宗的寺廟,問:“你們說無得,既然無得,又得到什么正果?既然沒有所得,也沒有能得!鄙娭杏袀叫寶靜的回答:“我說無得,不是說沒有能得。要說能得,無得就是得!边_摩說:“得既然是不得,得也就不是得。既然又說能得,能得到什么?”寶靜說:“見到的得是非得,非得是得。如果見到不得,就叫做能得!边_摩說:“得既然不是得,能得也是無所得。既然無所得,又說什么能得?”寶靜聽了,迷惘頓消。達摩佛祖又來到寂靜宗的寺廟里,問:“什么叫寂靜?在此法中,哪是靜,哪是寂?”僧眾中有一位尊者回答:“此心不動,就叫寂。不染教法,就叫靜!边_摩說:“本心如果不寂,就要借助寂靜之法。本來寂,哪還需要寂靜之法?”對方說:“諸法本空,因為空空。就空空而言,名叫寂靜!边_摩說:“空空已經是空,諸法也是空。寂靜無相,哪有什么靜,哪有什么寂?”那位高僧聽了佛祖教誨,一下子開悟了。接著六派徒眾都發誓歸依佛祖。這樣,達摩的佛化遍及南印度,聲馳全印度,在六十年的時間里,說服了無數的人出家。
    達摩祖師傳之二
    后來南印度一位相信外道的國王登荃,便開始貶抑佛法。常說:“我的祖宗都信仰佛道,陷入了邪見,壽命不長,福運也短。況且,既然我身是佛,還外求什么?善惡報應,都是聰明人妄自虛構的。至于國內受先王尊奉的佛派老臣舊友,都予廢除!边_摩知道后,悲嘆國王德薄。如何挽救呢?他想到無相宗有兩個首領,第一個是波羅提,此人與國王有緣,快要證得道果了。第二個是宗勝,不是不博學善辯,而是沒有宿因。當時六宗弟子心里無不暗想:佛法有難,祖師怎能自己安閑?達摩遙知弟子心事,就彈響指頭回應他們。弟子們聽到后說:“這是師父達摩的信響,我們應該趕緊前去,聽受祖師慈命!彼麄儊淼竭_摩的住所,禮拜問訊。達摩說:“有一片葉子障蔽了天空,誰能剪除?”宗勝說:“我雖然淺薄,卻不敢害怕去走一遭!边_摩說:“你雖然聰慧善辯,可是道力未全!弊趧傩南耄骸皫煾笓奈乙娏藝鹾,大作佛事,名譽顯達,奪去了他的尊威?v使那國王福祿智慧雙全,我是受過大佛教誨的佛門弟子,難道還敵不過他?”于是他就私下去見國王。到了王宮,他向國王大談法要、世界苦樂、人天善惡等事情。國王同他問答交鋒,所說的無不在理。國王問:“你今天所說這套,法在哪里?”宗勝說:“這個如同大王治國教化人民,應當合乎正道。大王的道是什么?”國王說:“我的道就是要除去邪法。你那個法,將降服在誰人手下?”達摩坐在那里,遙知宗勝失敗了,趕快對波羅提說:“宗勝不聽我的話,悄悄去化導國王,一會兒就理屈了。你可快去救他!辈_提恭敬地接受了佛祖的指令,說了聲:“希望借助您的神力”,腳下已經升起白云。他飛到國王面前,默默地停住。國王正在問宗勝,忽然看見波羅提乘著云趕來,大吃一驚,忘了自己的話,說:“騰空而來的人,是正的還是邪的?”波羅提說:“我無所謂邪正,而是來正邪的。大王心若正,我便無邪正!眹蹼m然驚異,而正值傲慢頭上,便向宗勝下了逐客令。波羅提說:“大王既然有道,何必趕走僧人?我雖然不明白事理,希望大王發問!眹鯋琅卣f:“什么是佛?”波羅提說:“見性是佛!眹鯁枺骸按髱熌芤娦詥?”波羅提說:“我能見佛性!眹鯁枺骸靶栽谀睦?”波羅提說:“性在作用上!眹跽f:“什么作用?我沒看見!辈_提說:“現在正在作用,大王自己看不見!眹跽f:“我有它嗎?”波羅提說:“大王如果作用,無不有它;如果不作用,連自己身體都難以看見!眹跽f:“作用的時候,他分幾處出現?”波羅提說:“分八處出現!眹跽f:“給我講講這八處!辈_提說:“在胎為身,處世為人,在眼為見,在耳為聞,在鼻辨香,在口談論,在手握拿,在足走跑。他出現在無所不包的沙界,又收攝于一顆微小的塵埃中。知道的說是佛性,不知道的說是精魂!眹趼犃诉@段偈語,心里就開悟了,向波羅提悔過謝罪。他經常向佛家人咨詢法要,修習佛道日夜不倦,活到九十歲才死去。   當時宗勝被趕出王宮,跑到深山里,心想:“我如今一百歲了,八十歲前行事不端,二十年來方歸依佛道。天性雖然愚昧,行為可沒有差錯。既然不能抵御佛法的災難,活著還不如死了好!”于是跳崖自盡。立刻有一位神人用手托住了他,把他放在巖石上,身體安然無損。宗勝說:“我慚愧地躋身佛門,本該以宣揚正法為使命,卻不能去除國王的偏見,所以捐軀自責。沒想到神人竟然如此救助我!希望神人賜我一句話,讓我保用余生!鄙袢吮阏f了一偈:“大師壽有百歲,而八十年所作都不是,后來因為靠近了至尊,在佛祖熏陶下修人了佛道。雖然有些智慧,而有較多彼我,遇到各位賢人,未曾生起尊敬之心。二十年功德,內心還沒有恬靜。因為聰明和傲慢,落在這個地步。國王不尊敬你,應當知道這是當然的結果。你如果從今以后不再疏慢怠惰,不久就會成就奇智。圣人們都是潛心修煉才得道的,如來也不例外!弊趧俾犃速收Z高興起來,便在巖間靜靜地坐禪。   這時,國王又問波羅提:“仁人聰明善辯,應當拜什么人為老師?”波羅提說:“我出家,拜婆羅寺烏沙婆三藏為受業師,出世師是大王的叔父菩提達摩!眹趼牭椒鹱娴拿,驚了半天,說:“我慚愧地繼承了王位,德性鄙薄,又趨向邪說,違背正道,忘了我尊敬的叔父!绷⒖滔铝,叫近臣們專程去迎請達摩。達摩隨著使臣來到王宮,幫助國王懺悔前非。國王聽了勸誡,流著眼淚向達摩謝罪。又下詔書,請宗勝回國。大臣稟奏:“宗勝被貶斥之后,跳崖自殺了!眹鯇_摩說:“宗勝的死,都是我的錯。如何能大發慈悲,免去我的罪過?”佛祖說:“宗勝現在正在巖石上休息,只消派使臣去召,馬上就會回來!眹醣闩墒钩歼M山,果然看見宗勝在那里端坐靜思。聽說國王召他回去,宗勝說:“深愧國王美意,貧道立誓居處在巖泉了。何況,王國之中,賢德如林,達摩是大王的叔父,佛家六眾的導師,波羅提是佛法中的龍象,希望大王推崇二位圣人,以便給身家國業造福!笔拐呋仡^來復命,還沒走到,達摩就對國王說:“你知道帶回宗勝了嗎?”國王說:“不知道!边_摩說:“第一次請不來,第二次必然會來!边^了很久使者回來了,果然如達摩所說,沒有帶回宗勝。摩于是向國王告辭說:“好好修習善德,不久你就會生病的,我走了!逼咛熘,國王生病了。請御醫來診治,病卻越來越嚴重。貴戚近臣們記起達摩大師的預言,急忙派使者去對達摩說:“國王病重,快到彌留的時候了,望王叔大慈大悲,遠道來救治!边_摩便到王宮來慰問。這時,宗勝又一次承蒙國王召請,便離開了深山。波羅提也來探病,問達摩:該怎么做才能讓國王免除病苦?”達摩便叫太子代替父王赦免罪人、廣施恩惠、崇奉佛、法、僧三寶,又為他懺悔,希望消止罪過。這樣做了三遍,國王的病有了好轉。達摩想到震旦緣熟,游歷化導的釋子不時走到那里去,便首先告別了先師的寶塔,然后又告別同學,再來到王宮,安慰鼓勵國王說:“要勤修各種善業,護持佛家三寶。我這一去不會很久的,九年便回來!眹趼犃颂闇I交流,說:“這個國家有什么不好,那方土地有什么吉祥?不過,叔父既然同它有緣,也不是我勸阻得了的。只希望不要忘記了父母之國,事情辦完了,早日回來!眹醣銣蕚淞舜蟠,裝上各種珍寶,親自率領臣屬,把達摩一行送到海灘。
    達摩祖師傳之三
    達摩一行遠涉重洋,在海上顛簸了三年之后,終于到達了中國的南海。這時是梁武帝普通七年——丙午年九月二十一日。廣州刺吏蕭昂備設東道主的禮儀,歡迎他們,并且上表奏稟梁武帝。武帝看了奏章,派遣使臣奉詔到廣州迎請,這時是大通元年——丁未年。十月一日達摩等到達金陵(按,即今南京)。武帝接見了達摩,問他:“朕即位以來,營造佛寺,譯寫經書,度人出家不知多少,有什么功德?”達摩說:“并沒有功德!蔽涞蹎枺骸盀槭裁礇]有功德?”達摩說:“這些只是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,如影隨形,雖然有,卻不是實有!蔽涞壅f:“怎樣才是真功德呢?”達摩說:“清凈、睿智、圓妙,體自空寂。這樣的功德,不是在塵世上追求的!蔽涞塾謫枺骸笆裁词鞘ブB第一義?”達摩說:“空寂無圣!蔽涞塾謫枺骸盎卮痣薜膯栐挼娜耸钦l?”達摩說:“不知道!蔽涞蹧]有領悟。達摩知道二人的心思沒有契合,于是在十月十九日,悄悄回到長江北岸。   十一月二十三日,達摩到達洛陽。這時是魏孝明帝孝昌三年。達摩下榻在嵩山少林寺,面壁而坐,整天默默不語。人們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管他叫“壁觀婆羅門”。   當時有個叫神光的僧人,是個曠達之士。他長期居住在洛陽附近,博覽群書,善于談論玄妙的道理。他嘆道:“孔子、老子的教,不過是禮術規矩,《莊子》、《易經》這些書,也未盡妙理。近日聽說達摩大士住在少林寺,最圣達的人就離自己不遠,該占探訪他那玄妙的境界!庇谑莵淼缴倭炙,早晚參見大士,恭候在旁。摩卻每每對著墻壁端坐,神光聽不到他的教誨和鼓勵。神光心想:“過去的人求學訪道,餓了,把光骨頭敲開吸取里面的骨髓,從身上扎出血來暫時充饑,割下珍貴的頭發掩埋在泥里,或者舍身跳崖去喂老虎。古人尚且如此,我又是什么人呢?”這年十二月九日晚上,漫天大雪,神光站在殿外,一動不動。到天亮時,積雪都沒過他的膝蓋了。達摩憐憫地問道:“你久久地站在雪地里,要求什么事?”神光悲苦地流下淚來說:“只希望和尚慈悲為懷,打開甘露門,普度眾生!边_摩說:“諸佛有無上妙道,是天長地久勤奮精進,行難行之事,忍難忍之情而修得的。哪能憑小德小智,輕慢之心,就想得到真乘,白費辛苦!鄙窆饴犃朔鹱娴慕陶d激勵,悄悄拿了一把快刀,砍斷了自己的左臂,將殘臂放在達摩面前。達摩知道他是堪承大業的法器,就說:“諸佛最初求道的時候,為了證法而忘掉了形。憬裉煸谖颐媲翱硵嗍直,你所追求的也可以得到!边_摩于是給他改名叫慧可;劭蓡枺骸爸T佛的法印,可以說給我聽嗎?”達摩說:“諸佛的法印,不是從人那里得到的!被劭烧f:“我的心還沒有安寧,求大師幫助我安寧下來!边_摩說:“把你的心交給我,我幫助你安寧!边^了一會兒,慧可說:“找我的心,找不到了!边_摩說:“我幫你安心,完成了!边^了九年,達摩要返回印度了。他召集門人說:“回國的時間到了,你們何不說說自己有什么心得?”一個叫道副的說:“在我看來,不拘于文字,不離開文字,這就是道用!边_摩說:“你學到了我的皮毛!蹦峁每偝终f:“據我理解,就像慶喜見到如來的佛國,見了一次就見不到第二次!边_摩說:“你學到了我的肉!钡烙f:“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皆空,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五陰并非真有。在我看來,沒有什么法可以學得!边_摩說:“你學到了我的骨頭!弊詈,慧可禮拜了大師,依次序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沒有開口。達摩說:“你學到了我的精髓!彼挚纯椿劭,告訴他:“過去如來把他的清凈法眼傳給迦葉大士,然后又展轉囑托,傳到我手里。我現在交付給你,你要護持。我把袈裟也傳給你,作為傳法的信物。它們各有自己的含義,應該知道!被劭烧f:“請大師指示!边_摩說:“內傳法印,以便正智與真理相契合。外傳袈裟,以便教派承傳旨意明確。若是后代輕薄,群起懷疑,說我是西天人氏,你是東方學子,憑什么得真法,你拿什么證明?你如今接受這袈裟和佛法,以后遇上災難,只消拿出這衣裳和我的法偈,就可以表明化導無礙。我寂滅兩百年后,衣裳就不再往下傳了,佛法已經遍布天下。但那時候,懂佛道的人多,行佛道的人少;說佛理的人多,通佛理的人少。私下的文字,秘密的證說成千上萬。你應當宣傳闡發正道,不要輕視了沒有真悟佛理的人。他們一旦回復正道,就跟沒走彎路的人一樣了。聽我的偈言:‘我來到這里,本是為傳妙法、救迷情,F在一花開五瓣,結果自然成!边_摩又說:“我有《楞伽經》共四卷,也傳給你。這是如來心地要法,開示眾生悟法人道的。我來到這里,已經中毒五次。我曾經把毒物吐出來試過,放在石頭上,石頭都裂開了。我離開南印度來到東上的原因,是看到神州大地有大乘氣象。所以才跨過大海越過荒漠,為大法尋找法器。機遇未合,便像愚人一般少言寡語,F在得到了你承傳我佛大法,我的目的已經達到!保ā秳e記》載:達摩祖師在少林寺住了九年,為二祖慧可說法。只教他外息諸緣,內心無事;心如墻壁,這樣才可以人道;劭芍v說心性種種,同真理不相契合。佛祖只制止他的錯誤,不給他講解無念心性;劭捎幸惶旌鋈徽f:“我已經息了諸緣!边_摩問:“莫成斷滅了嗎?”慧可說:“不成斷滅!边_摩說:“這就是諸佛所傳的心性,永遠不要懷疑它!)說罷,和眾徒們來到嵩山的千圣寺,住了三天。
    達摩祖師傳之四
    期城太守楊衒之早就仰慕佛教,來問達摩:“在西方大國印度,佛祖代代相師承,如何就是佛祖呢?”達摩說:“覺悟心的自性,知和行相應,就叫佛祖!睏钚f之又問:“此外怎么樣?”達摩說:“能知曉他人內心,他人古今諸世的情況,不厭有無。法教不取,不賢明也不愚蠢,不迷惑也不覺悟。如果能這樣,就稱為佛祖!睏钍嫌终f:“弟子歸心三寶也有些年頭了,可是心智昏蒙,還不明白真理。剛才聽了大師的話,不知道該怎么辦。望大師慈悲,向我講明宗旨!边_摩知道他懇切,就說了一偈:“不因看見了惡事而生厭,也不因看見了善事而勤動;不丟下智慧走向愚昧,也不拋棄迷惑走向覺悟。達大道呵就要超凡,通佛心呵就要脫俗。不與凡人或圣人同軌,超脫一切就叫做佛祖!睏钍下犃,悲嘉交集。說:“愿大師久住人間,化導眾生!狈鹱嬲f:“我就要走了,不可久留,人的根性千差萬別,我們多災多難!睏钚f之說:“不清楚誰人敢害您,弟子能為大師除掉他嗎?”達摩說:“我因為承傳了佛家的秘密心印,利益會使某些人迷失方向,害得他不得安心,不能說出此人!睏钍险f:“大師如果不說,怎么表現通察變化觀照四方的法力?”達摩不得以,就說了一段讖語:“江槎分玉浪,管炬開金鎖。五口相共行,九十無彼我!睏钚f之聽了,不知究里,默默地把讖語記在心上,禮拜了大師,告辭離去了。達摩祖師所下的讖語雖然在當時不能檢測,以后都應驗了。   當時,魏皇帝尊奉釋家,佛門俊才如林。光統律師和流支三藏二人,便是僧中的鸞鳳。他們看到達摩大師演說佛道,常比手劃腳同大師辯論,是非蜂起。達摩佛祖遠振玄風,普施法雨,贏得了聲望。而氣量褊狹的兩個僧人不堪忍受,竟相生起害人之心,幾次在大師的飲食里施放毒藥。到第六次放毒時,大師教化世人的因緣已盡,法教也有了傳人。便不再自救,端坐圓寂.這時是魏文帝大統二年——丙辰年十月五日。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。達摩安葬于熊耳山,人們在定林寺為他起了一座塔。   三年后,魏臣宋云奉命出使西域,回來經過蔥嶺時,同達摩祖師相遇。宋云看見他手里提著一只鞋子,翩翩遠去。宋云問:“大師往哪兒去?”達摩說:“西天去!”宋云回來,把這事源源本本告訴大家。等到他的門人啟開墳墓看時,只剩下一付空空的棺材,里面有一只皮鞋。滿朝廷的人都為之驚嘆。官員們奉皇帝命令,取了那只皮鞋,放在少林寺供養起來。到了唐朝開元十五年——丁卯年,鞋被信道的人偷到了五臺山華嚴寺,現在已經不知去向。當初,梁武帝遇到達摩師祖,因緣未合。后來武帝聽到達摩到魏推行教化,打算親自為他寫一篇碑文,但是沒有抽出時間。再后來聽到宋云講的故事,終于動筆把碑文寫出來了。唐代宗謚達摩為“圓覺大師”。他的塔叫空觀塔(年號依《紀年通譜》)。   (《通論》說:《傳燈》記載,魏孝明帝欽服達摩非同尋常的事跡,三次下詔書請他下山,可是達摩到底也沒離開少林寺。大師圓寂之后,宋云從西域回國,在蔥嶺碰上了大師。孝莊帝下令打開墓穴。這時是《南史》所說的普通八年,即大通元年。孝明帝在這年四月癸丑去世,達摩祖師十月到梁國。則達摩還沒有到魏國時,孝明帝已經去世了。他兒子即位不久,就被爾朱榮殺死,這才立的孝莊帝。由此魏國大亂。過了三年,孝莊帝死,五年后北魏分為東魏和西魏,因而祖師在少林寺的時候,正值魏國內亂。等到宋云回來的時候,孝莊帝已經去世五六年,國家也早被分割了,哪有孝莊帝命令開啟墓穴的說法?按,《唐史》說:后來魏末時,有個叫達摩的僧人航海來中國,去世之后,這年魏國使節宋云從蔥嶺回來,看見了他。宋云的門徒挖開他的墓穴,只有一只鞋子留在里面。這才是真實的記載。)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。ㄎ鍩魰自捨模
    版權信息
    銳旗網絡 發送郵件
    WWW.1299T.COM